阿钰钰钰钰钰

黑研&牛及
银高银
暑假再诈尸!

【黑研】猫吻

 一年没动笔了,暑假复健的第一篇黑研,一天就可以写出来的拖了好久,总之是一个平淡的日常脑洞~

       七月正值炎夏,空气渐渐变得似乎可以冒出火花来。这种天气对仍要挣扎着爬出家里的冷气赶去教室的学生来说无异于是种酷刑,不过这种日子即将随着期末考的降临而结束。同时,音驹排球部也迎来了他们的合宿。
        “合宿第一天收拾行李辛苦了!”黑尾铁朗作为队长向他的队员发话,“今天天气和你们看到的一样是酷暑,猫又监督明天才会到达,他的的意思是先休息一天。正好我们的二传也因为家里的缘故请假了,你们想干嘛干嘛去,以上解散!”
        灰羽列夫这才停下左右张望的脑袋,叫唤着:“诶!研磨前辈不在了?!啊,痛!”
        夜久卫辅收回脚,教训道:“不要说的那么不吉祥啊列夫。”
        “研磨只是请今天一天假而已。”黑尾抚额解释。
        “啊,太好了,我还想要研磨学长给我托球练习呢。”
        “喂喂,我们的二传可不是你的专属啊,研磨还要给我这个王—牌托球呢!”
        “所以说谁是王牌用排球来决一胜负嘛,学长!”
        “……是是,今天好热啊~大家有什么打算?”
        “诶?为什么无视我啊学长?!”
        夜久看了看时间,道:“现在才是中午,出去转转吧?”得到几乎一致同意的回应后,夜久望向唯一未表态的黑尾,“怎么样,一起去?”
        黑尾把手揣到口袋里,指尖碰了碰被体温捂热的手机。
       [大概傍晚会到达,阿黑来接我一下吧。]
        “我就不去了,偶尔也想在房间里独自享受冷气啊。”黑尾笑眯眯的回绝。
        目送同伴们离去,黑尾抬手抹掉额上的汗渍,咕哝着:“真是到夏天了啊,回房回房。”

         “叮——”
         视线从杂志移到亮屏的手机上,一条短信。
[我这边事情结束得比预料的早,似乎下午就能到,来了给你打电话。]
        没出去真是明智啊我。黑尾扫了眼时间。两点……差不多睡一觉就该来了,睡吧。

        “您所拨打的电话在信号无法接受的地方或者没有接入电源的状态……”
        路边,布丁头的少年皱着眉头死盯着手机屏幕,金发部分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一只小三花猫似乎被这金色吸引,蹭了蹭少年的裤腿。
        热……阿黑到底在干什么,电话都打三遍了。孤爪研磨抬头看了眼天空中使劲散发光和热的太阳,叹了口气。不等阿黑了……

        “阿黑……阿黑……”
        啊,这一定是梦了。黑尾如是想。
        “阿黑,你在看什么?”一只研磨。
        “阿黑,呆站着干嘛?”两只研磨。
        “阿黑,你的样子好傻……”三只研磨。
        国小的研磨,国中的研磨,高一的研磨。神啊,请不要让我在醒来了……
        最小的黑发男孩怯怯地握住黑尾的食指,带着幼童软糯的声线,昂首问道:“你怎么了?”
        黑尾觉着自己险些溺在那双黑眸里,忙移开视线:“没什么没什么。”另两个少年正在联机打游戏,男孩得到回答便欢快的跑回去旁观了。
        果然,梦里的研磨也还是研磨呢。黑尾叹了口气,径自在他们面前坐下,忍不住唠叨:“研磨,游戏玩多了对眼睛不好哦。”
        “阿黑好啰嗦。”三只研磨的声音重合起来如同春风,吹得黑尾享受的眯起了眼。

        “哟,研磨!总算到了啊你!”山本猛虎对着研磨的肩膀就是一阵猛拍。
        研磨嫌弃的躲开“攻击”,把刚刚回来的这群人一一看过,发现居然没有那个他要算账的人,问道:“阿黑呢?”
        “大概在房间里呆着吧,今天就他没出去呢。”
        睡着了……冷气不知何时已经关了,封闭的房间开始变的闷热,但榻榻米上肆意大睡的黑发少年似乎并未受其影响。研磨小心的放置好行李,轻手轻脚地坐在了黑尾的旁边,稍微纠结了会儿要不要叫醒这人,但看他睡得那么香,最终还是决定先打会儿游戏。
        默默拿出PSP,开机的音效把研磨吓得差点跑路。
        “研磨……游戏玩多了……对眼睛不好……呼……”
        紧张的盯着黑尾,确定那只是梦话,并没有吵醒他后,研磨总算是松了口气。但经刚刚一吓,完全没了打游戏的心情,再想想今天幼驯染的失信,少年有些生气的凑上前盯着这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好不容易蓄起来的怒气却被对方一声“研磨”的呢喃打击的溃不成军。
        稍长的发丝将绯红的脸颊遮得严实,少年的身体不自觉的向前倾去,一点点,再一点点,直到四瓣唇相遇。
        “喵~”布丁头的脑袋抬起来,看到那只跟了一路的小三花从门缝里探身,向他们走来。

        黑尾怀着“反正是我的梦境”的想法,肆无忌惮的抱着比他小一轮的研磨看另两只逗猫。这画面实在看得人想变个物种,黑尾忍不住开口:“研磨……”
        “喵?”三人一喵的回眸带了些真实感,黑尾揉了揉眼,再一睁,入目的便是一张放大的猫脸。
        “喵~”小三花亲热的舔舔黑尾的唇角,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撒娇就被研磨按在了怀里。
        “啊,第四只研磨。”
        见幼驯染困惑的皱眉,黑尾也不解释,笑眯眯地说着:“啊,真是做了个好梦呐!”
        研磨鼓了鼓腮帮,别过脸嘟囔:“阿黑这个骗子……”
        “诶?”黑尾眨眨眼,脑袋当机了一秒总算想起了约定,“啊……睡过了……”
        “抱歉研磨!作为补偿,请你吃苹果派吧?”黑尾双手合十向面前闹别扭的研磨道歉。
        “那……原谅你也……可以……”
        “走走走,这房里没冷气就受不了了。啊,研磨,跟你说了多少次走路就不要玩游戏了嘛。”
        “阿黑好啰嗦。”
        “话说研磨你刚刚坐得好直啊,已经很多年没看到坐得如此笔直的研磨了!”
        “那,那是错觉。”
        “诶~有点可疑啊,不会对我做了什么吧?”
        “没没没有!”
        “嘴巴感觉怪怪的,不会亲了我吧?”
        “……没有!那是猫……”
        “还真是哇!”
        “没有。”
        “有吧。”
        “没有。”
        “有。”
        “没有。”
        “……有。”
        “……”
        “……嗯。”
        “诶?!研磨?!”
        “好吵……”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