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钰钰钰钰钰

黑研&牛及
银高银
暑假再诈尸!

【黑研】阿黑与游戏不可兼得

这是一辆黑研生贺车,r18注意
好像ooc了?(不确定
祝我兮生日快乐! @五的子兮兮兮 

研磨期待很久的游戏发售了。

随着教练一声令下,音驹排球部社团活动进入休息时间。场上的部员们纷纷到场外去补充水分,唯独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拿了自己的水杯就哒哒的朝角落奔去。

夜久一脸忧愁的盯着那个身影,幽幽发言:“你们不觉得,研磨最近又孤僻了不少么?”

犬冈也接着话茬:“研磨学长最近只要是有比较长的休息时间总会一个人到角落去呢。”

列夫放下水杯,也看向角落,似恍悟道:“说起来,最近研磨学长对传球自主练的态度越发不情愿了啊。我差点以为被讨厌了......是错觉真是太好了!”

“啊,列夫你的情况那是常事啦,技术再不长进点离被讨厌也不远了吧。”猛虎毫不犹豫的打击后辈,得到对方惊恐的反应后满意的叉腰大笑。

“所以研磨到底是怎么了?”夜久再次发问,而大家却不再讨论,不谋而合的看向同一个人。

在队员们的注视下黑尾的表情更是表现的凄凉:“研磨他啊......”

周日没有社团活动,黑尾到研磨家正好碰见在玄关换鞋准备出门的正主,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这样的词汇用在那个无气力的研磨身上的确有些不现实,但黑尾当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研磨,依他对幼驯染多年的了解,研磨大概是去买游戏的。正当他考虑是不是应该义正辞严的训导玩游戏要节制的时候,面前的少年开口了。

“阿黑要一起去吗?”微微上翘的唇角,隐隐雀跃的语气。

黑尾内心是纠结的,但是眼看研磨耐心耗尽,忙应声说:“务必让我去......”还是没骨气的屈服了。

于是,入手了新游戏的研磨更加沉迷游戏世界了,黑尾也开始了各种被无视的生活。

“那样眼睛放光的研磨我都好久没见到了。”黑尾不禁感叹。

“诶,研磨学长还有这样的一面啊,有点想看看。”列夫犹如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奇地说。

“因为目前能打动那家伙的东西也就游戏和苹果派了啊。”猛虎说,“看研磨对待游戏的态度简直就像对待女朋友。嗳,他还没女朋友吧?”

黑尾望着天花板有些心虚的说:“嗯......应该还没有。”男朋友倒是有的。

“真是为他未来的女朋友担心啊。”

嗯,现役男朋友表示真的挺闹心。

“不不不,先不说什么女朋友。研磨现在这种差不多与世隔绝的状态已经很危险了吧!”夜久愈加的发愁。

这边讨论的热烈,那厢的话题中心人物却毫无发觉,兀自沉迷游戏中,直到结束休息的哨声吹响才念念不舍的放下psp。

“总之嘛。”夜久起身拍拍黑尾的肩,嘱咐道,“还是你去好好跟研磨谈一次吧。”

黑尾站在原地目送着队友赴球场的背影,又转头回去看那个终于舍得从角落走出来的少年,正小跑向他靠近。

“阿黑?”

黑尾以头疼的眼光盯了会儿研磨,见他困惑的歪头最终也只是说了句:“开始训练了。”

游戏,真是个棘手的情敌啊!

大概是对“女朋友”一词过于敏感,黑尾对猛虎那句“看研磨对待游戏的态度简直就像对待女朋友。”的笑言莫名的在意,并且莫名的对研磨的psp起了敌意。

现在想想,研磨的生活除了打球基本就是被游戏包围了啊。啧,突然有点不爽了,尤其是最近的研磨,已经完全一头栽进游戏里,甚至已经到了几乎听不见我说话的程度,不行啊,不过是个游戏还妄想在研磨的心中挤掉我的地位嘛?夜久说得对,我该找研磨谈谈了,等放学,不,现在就该去见研磨了!

想到最后,黑尾的脸色已黑成锅底,猛地站起却发现差点把他前座的女生给吓倒在地。

“呜哇黑尾君,你想干嘛啊?一脸要找人讨债的表情。”

“抱歉……诶,我有做出那种表情吗?”

“嗯嗯!”女生一脸认真的点头,把黑尾按回了座位上,“嘛,准确的说,是一脸吃醋的表情哦!黑尾君你是不是遇上什么恋爱烦恼了?我可以给你出点子哟~”

黑尾狐疑地瞅着女生,心里又的确有些松动:“什么啊,你们女生真是八卦诶……”

“八卦可是女人的天性哦,而且不耳听八方怎么提出好意见呢?快说快说吧!”

此刻的黑尾彻底被说动了,斟酌了会儿字句说:“那家伙啊,最近……啊不是,是一直都很沉迷游戏,但是最近买了新游戏之后变本加厉,已经到了无视我说话的程度了。”

“处境不妙啊黑尾君。”

“啊真是这样?果然我现在很不妙吧?”

“诶,别告诉我你没意识到?!照这样下去分手的可能性很大吧......黑尾君?你跑哪里去啊?”

前座女生的话犹如一根针刺在心头,黑尾从未像此刻这般不安,着魔似的钻进“我和游戏对研磨来说到底哪个重要”这个一直存在但从未重视过的问题里。

“研磨!”

坐在窗边埋头玩游戏的少年冷不丁被点名吓得一哆嗦,抬头看见那个趴在班门口跑得直喘气的人感觉自己头有点大。为了赶紧脱离大家的视线,研磨只得赶紧跑出去拉走黑尾。

“阿黑,”研磨有点生气的皱眉,但依旧小声音的说,“有什么事不能放学在社团说嘛,直接到班上来我有点困扰......”

“研磨!”黑尾的神色无比认真,认真到研磨看着他都忘记了生气,“我想问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定要实话告诉我!”

研磨咽了咽口水,也跟着紧张起来:“好,好的,你问吧......”

“研磨你......到底是觉得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诶......”研磨愣神着看黑尾,万万没想到会蹦出这样一句话,“阿黑你今天有点奇怪?”

黑尾着急的双手搭着研磨的肩,身高差显得像不良在欺负人,还好两人在角落没有惊动他人,“不我很正常,快回答我。”

明显是发生了什么吧。研磨这样想着。瘦小的身子处于面前这人高大的阴影下,研磨第一次觉得幼驯染有些可怕,到嘴边的“游戏”二字到底还是没见着天日,把脸侧到了一边去,含混的回答:“阿黑很重要哦。”

“真的吗?真的吗?”黑尾的脸越凑越近,研磨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炙热的视线,拿手挡住眼前这张大脸。

“阿黑你好烦。”

看到研磨明显不耐的神情,黑尾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点到为止,放过研磨,反而张开手臂紧抱他,细细感受怀里人轻微的颤抖。

研磨鲜少看到这样失态的黑尾,惊慌大于生气,手足无措的扯了扯黑尾的袖口,还没开口便听见耳边传来他闷闷的声音。

“要是有一天研磨为了什么游戏抛弃了我,我一定会疯掉。”

听了这话,研磨心中有了大概,极快的反省了会儿自己最近只顾沉迷游戏的所作所为,轻声安抚道:“不会有那天的,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见黑尾仍旧没有松开的迹象,研磨有些头疼了,“阿黑,这是学校里,放开我。”

黑尾估摸着再抱该有反效果了便依言松开手臂,研磨得以恢复自由,视线却一直忽闪不定,正当黑尾疑心是不是做过头了打算仔细解释一番却见研磨突然盯住了他。

“研,研磨?”

“我......”研磨努力让自己不移开视线,任由隐在发丝里的耳朵逐渐升温,“我从来没想象过没有阿黑的生活。”

黑尾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研磨捂着耳朵头也不回的跑走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是烧的一塌糊涂。

啊啊,真是输给研磨了,可恶啊,无论是依旧透着怯弱的视线还是烧红的耳廓,表现出这一切的研磨都是那么可爱的无可救药。去天台吹会儿风再回教室吧......

终于等到放学可以开始社团活动了,黑尾和夜久一起到达了体育馆,十分欣慰的看到研磨认真的在做拉伸运动,游戏机也没有被拿出来。

“研磨回归常态了?”夜久有些惊讶,“还以为会再持续一段时间呢。”

“持续的时间够长了吧,再继续我可吃不消。”黑尾表示这段时间就是他的地狱。

“研磨难得听你一回劝啊。”

“哼哼哼,硬的不行就换软的,这就是策略。”某人完全忘记自己在见研磨之前的狼狈,脸上每个毛孔都表现着得意。

“这话要是被研磨听到绝对会冷落你起码一星期。”

“呃,夜久帮我保密吧。”

那天黑尾的举动的确让研磨有些自责,颇是减少了些玩游戏的时间。黑尾思忖,这时乘胜追击是不是还有可能让研磨脱离游戏。虽然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但黑尾还是决心试试。

周末没有社团活动,黑尾一早就按照计划去了研磨家。

“哎呀,铁朗君来啦!”黑尾和研磨的家距离很近,两人自小就认识,两家关系也很好,黑尾也成了孤爪家的常客,孤爪妈妈更是把他当另一个儿子来宠爱。

“伯母好,研磨在家吗?”

“在呢,就在楼上,你去找他吧。铁朗君来得正好,我刚好要出门,可能晚上才回来,你伯父今天加班大概也是晚上回,研磨就拜托给你了。”

“没问题的伯母,我会和研磨一起好好看家的!”

黑尾熟练的应对着,送孤爪妈妈出了门就上楼找研磨了。

“研磨,你醒了吗?”

“醒了,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黑尾推开门,不出预料的在床上看到裹着被单的研磨。

“呜哇,研磨你把空调调成了多少度啊,冷到裹被子就把温度调高点啊。”黑尾轻车熟路的找到遥控器,一阵狂按到26℃,再回身掀了研磨的被单,折成方块状放在一边,收拾完这些残局才安心的坐在了研磨的身边。

“抱歉,忘了。”研磨弓着身子趴在床上玩游戏,玩到激动时偶尔晃动一下。黑尾的行为言语完全没对他造成影响,依旧在手上小屏幕里厮杀得酣畅淋漓,无意识的应几声就算是表示欢迎了。

“刚刚伯母出门了,大概和伯父一样会晚上回,所以把你拜托给我了。”

“嗯,我听到了。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但是因为游戏忘记吃饭的事你做了很多吧?”

“......”

“就是因为研磨这样伯母才会不放心嘛。别老在家呆这里,我们出门吧?”

“不要……阿黑你先不要跟我说话,我会分心的,等我打完这局再听你说。”

黑尾听话的闭嘴,静静盯着空气发呆,琢磨着拿什么说辞能引诱研磨乖乖跟他出门,最后思考未果,偏头看了看研磨。少年的头发似乎又长了些,偶尔受空调风的影响在空中舞动,穿着略微宽松的T恤暴露了大片的白皙,这让黑尾看的有些口干舌燥,甚至有些蠢蠢欲动......

“呐,研磨......”

(怕吞肉,全文点这里: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7333582733852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