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钰钰钰钰钰

黑研&牛及
银高银
暑假再诈尸!

【黑研】等着那只黑猫来叫他

开学之后基本就进入咸鱼状态(躺)
所以写这篇时间跨度略大,我都忘记我本来要表现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还是日常!
不会写标题快逼疯我(狂挠头)


从很久以前开始,黑尾便已习惯了在研磨因不专心走路而落后于人群时转头看他。
“研磨——”
研磨再不会因为突如其来的呼唤惊得game over,因为黑尾一定会在一天之内这样叫他两三次,或者说研磨也觉得是时候该被点名了。
“我知道的,阿黑。”
“知道的话就把你那走路玩游戏的毛病想办法改改啊。”说话人无奈的语气显而易见,惹得周围的人直笑。
黑尾和研磨恰恰相反,开朗的性格和谁都能打成一片,无论是在社团还是在班上,他的周围都能聚集起人来。
“你们关系真是好呢。”
“啊是啊,我有一个相当好的青梅竹马呢。”黑尾说着,停下脚步等待研磨追上来,“相当令人操心的那种。”
研磨看了一眼他,没听到完整的对话觉得十分莫名其妙:“什么?”
“正夸你呢。”黑尾呲牙,伸手把研磨始终没放下的宝贝游戏机抢过来,“这个没收!”
研磨出乎意料的没表现出多少不满,别过头:“反正那一关打过了。”
大部队成功接收研磨,于是继续前进。
黑尾把游戏机收到包里去,一脸微妙,“突然感觉到有股挫败感……”
“恩,这一回合确实是孤爪胜。”
“哈?什么时候开始的回合制游戏?”

研磨有时也会胡思乱想。无气力的自己从未在人际关系上过多的花心思,到现在还会有黑尾陪着,研磨觉得这实在是奇迹。
仔细想想,黑尾每次都能在研磨觉得自己又会是一个人的时候做些什么迅速打破研磨想象中的屏障。
就像魔术一样。
“哎呀,孤爪君?”
意识神游中的研磨走着走着撞到了“肉墙”,抬头一看,“肉墙”似乎是和自己同班的……“后藤君?抱歉。”
后藤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并附赠一枚大笑脸:“那个疑问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别告诉我那么久了还不记得班上人的名字啊。”
对不起,我真的没怎么记住……研磨心虚的移开视线,闭口不言,不习惯和不相熟的人说话,研磨想就这样打住话头回到座位上。
可惜这位后藤同学没这个打算。
“但是话说回来,孤爪君果然也是会撞到人呢。”
“诶?”研磨一头雾水。
“啊……并不是说不好的意思,孤爪君不是一直都是低着头走路吗?我从以前就在想会不会撞到人什么的……”
“那个是……”研磨低下头,为躲避视线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而且阿黑总是会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只要不发呆完全不用担心出意外。
“那个是?”
“有一只黑猫在看着我呢。”

累……
下午练习结束,研磨坐在凳子上手都懒得抬,想着如果能直接瞬移到家里的床上该多好。
“最近越来越懒的啊,都坐了多久了。”黑尾过来戳了戳他。
“因为到冬天了嘛。”
“那还不赶紧换衣服去!”黑尾一把拎起研磨,后者也乐得轻松不做任何抵抗。
对研磨来说,走在回家的路上也就象征着“辛苦的一天又过去啦!”,这是研磨一天之中最为期待的事。但是……
“去嘛!研磨学长!大家一起去吃晚饭嘛!”列夫握着拳头,眸子里闪着一片星海看着研磨。
研磨仿佛在那片无数的小星星中看到了自己的期望碎成渣渣,也一同变成了星星碍眼的发光。
夜久看研磨的脸色担心道:“研磨这之后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做吗?”
“那倒没有……”就是单纯的觉得很麻烦,而且练习很累现在立刻就想回家里窝着。
“那就一起去嘛!难得队长慷慨解囊一次!”山本摸着下巴一起怂恿着。
阿黑……研磨为难的偷瞄黑尾。
正在心里盘算自己钱包支出量的某队长依旧敏锐的捕捉到竹马的视线,转过脸笑:“偶尔和社团这些家伙一起也不错吧。放心啦,你的苹果派不会少。”
研磨僵硬的别过头,列夫那张闪星星的脸几乎要贴过来了:“那……就去吧。”
“哦耶!研磨学长同意啦!”咋呼的列夫一会儿就闹腾到前面去了,操心后辈的夜久也边教训着路上不要吵闹赶到前面去,于是大家都渐渐加快了脚步。
真是的,列夫和阿黑练习时明明也是一副要死的样子,为什么现在又那么有精力了,怪兽吗?
研磨这样想着,脚下越发磨叽了,从狭隘的视野中看着自己同大家一点点拉远距离,静静观察每个人的一颦一笑。
列夫在兴奋的嚷嚷,夜久学长的说教收效甚微,犬岗和芝山当着安分的一年级,虎和福永讨论晚饭问题,海学长沉默的微笑以及阿黑的睡发依旧奇怪的健在。
研磨可怕的发现居然感受到了一点点寂寞。
要不干脆就这样直接回家也没事吧。研磨低头整了整围巾,觉得十分可行,再抬头时却看见黑尾没有再往前走,带着一脸微妙的笑,仿佛在说“你的小心思我都看穿了哦。”
“研磨——”
研磨小小的“哼”了一声,口罩下的嘴角不自觉的向上翘,小跑赶了上去。
“阿黑笑得真讨厌。”
“诶??研磨??我好受伤的!”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