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钰钰钰钰钰

黑研&牛及
银高银
暑假再诈尸!

【牛及】醉酒误事

紧赶慢赶总算把生贺肝出来了,祝我可爱的欧尼撒嘛 @柯尼斯堡的土豆芽 生日快乐!

一辆不好吃的拖拉机请笑纳!

r18注意!


冬日的瑟瑟寒风时刻不忘威胁世人裹上熊装,这是牛岛若利和及川彻交往后的第三个年头了。

高中毕业后,很是经历了一番波折的牛岛总算得以向及川告白成功。至于那个及川当时是如何如何纠结,最后又是怎样怎样在亲友们的“友善”帮助下走上这条不归路总之都已经翻篇。

大学,两人考上了同一所东京的大学,宿舍没住多久便出去租了房子,可喜可贺的升级为同居状态。

临近假期,大学里没有什么课程了,牛岛却还是一如既往起得很早,正好这周轮到他负责做饭和家务。待他做好了早餐,调好了室内温度,及川依旧沉浸在黑甜之中。

醒来怕是要宿醉吧。

窗外骇人的风撞上窗户啪啪作响,牛岛看了看窗户,决定在及川被风吵醒前叫醒他:“及川,及川,起来吃早餐了。”

“恩……”及川平时也不是睡懒觉的人,醒得不算太困难,“小牛若早安,啊……头疼……昨天和小岩喝了点酒来着……”

“早,外面有醒酒汤,喝了就不难受了。”

“好~好~对小牛若来说做的还不错。”及川嘴里不留情,没在床上磨蹭多久,套上家居服便出去了。

牛岛没有反驳,留在原地收拾房间。

叠好了被子,旁边桌上一张半折的纸张进入了牛岛的视线,以为是及川昨晚胡乱的涂鸦,本打算把它放好,等会儿再问及川如何处置,却一下子被纸上开头的“小牛若”吸引住了眼球。

 

敬启:

小牛若最近还好吗?及川大人每天都过的十分舒爽哦!诶……好吧,不久之前我们还在一起来着……但并不是因为和小牛若一起生活才舒爽什么的,你不要乱想!虽然很突然,当你从小岩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在路上了。不用怀疑什么,及川大人走了,我觉得应该再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事,比如,那个那个……

 

牛岛眉角抽了两下,反复看了看,确定再没有后续后把纸放回了原位。

这是……信?给我的?看这潦草的字迹和混乱的语句,应该是昨天没写完的,但是为什么突然写这个?我们的事又是什么?

牛岛又瞅了瞅最后那个点得神魂颠倒的省略号,陷入沉思。

“你干嘛呢?”及川揉着头发回来,喝完醒酒汤气色好了许多。

“整理房间。”牛岛转头,那张纸得以暴露在及川的视野中。

及川挠头的动作停了,眼里闪过一瞬惊疑,随后便笑吟吟地问:“那个怎么了?”

“想问你怎么处理……”

“行行行,交给及川大人吧,小牛若还要不要吃早餐啦,牛奶都要冷掉了。”及川打断了牛岛的话,不急不慢地把人推了出去。

被糊弄过去了。牛岛只好依言去解决早餐。

前几天及川母亲把儿子叫回了宫城,牛岛却有了突发事件便留在东京。虽然及川一脸臭屁的嚷嚷“看不见小牛若的脸可以放松放松”,但很快就被岩泉在和牛岛通话的时候无情戳穿“这个家伙难得的露出落寞的表情了”。

牛岛已深谙自家男人傲娇的性子,默默的记在心里,决定下次无论如何一定同他一起回去。

岩泉说,及川回东京那天约他去喝了点酒,没控制好超量了,晚上把及川送上新干线感觉他兴致异常的高,回去大概会做些奇怪的事,要看着他点。

于是牛岛带着满头问号去接人,及川下车时脸颊微红,看起来还是冷静的,但在看到牛岛时那双眼发出的光比太阳还耀眼——的确是醉了。

路上的及川十分好心情,也没大动作,可一到家……鞋子衣服乱甩一气,指着牛岛就是一阵胡言乱语,说够了便哼着走调的曲子冲向里屋。

牛岛任劳任怨的在后面收拾残局,以为及川闹完了准备睡觉,结果到里屋一看,及川酒劲正浓,趴在床边的小书桌上奋笔疾书,狂笑、困惑、兴奋什么怪表情都齐全了,感觉到牛岛靠近,把纸翻身一盖,吵嚷了一阵,最后拗不过便没有继续动笔,跟着牛岛偃旗息鼓了。

“小牛若。”及川咬着面包说,“我昨天好像真的有些醉了,回来有做什么吗?”

“……没有。”牛岛盯着面包答。

“对嘛,小岩尽吓我,说什么‘就因为是你,醉酒绝对会做奇怪的事’。”及川无视掉回答那个可疑的沉默,一口饮尽了牛奶,“我吃好了!”

不愧是青梅竹马,下次回宫城得到岩泉家登门拜谢才是。

“啊!对了,手机没电了,昨天小岩还让我给他回信来着……到家直接不省人事了,充电器充电器……”及川猛然起身,再次回房翻箱倒柜。

“我已经和岩泉回过了,不用担心。”牛岛仔细的摆放好餐具,送到厨房清洗干净。

“小牛若!”过了一会儿,及川从房里探出头,“充电器好像坏了哟,完全没反应。”

牛岛两只手满满的泡沫,思酌片刻:“待会儿我出门买吧,正好置办些家用。”

“交给你咯。”及川晃悠到牛岛面前,托着腮帮子说,“对了,好不容易这几天没课,球队活动暂时休息,闲着也是闲着,正好给家里来一次大扫除呗?”

“好。”

于是两人分工协作,在牛岛外出置物的同时,及川开始整理清扫工作。

“唔哇,这是多少年前的老古董啊,牛若这个老头子哈哈哈!”

事实上,一个人在家的及川每每翻出些物什都要指着笑上好久,等耿直认真的牛岛回来了才得以开始慢慢拉动工作进程。

大扫除持续得不久,在午后的阳光下进入尾声。

“及川,你那边怎么样了,要我帮忙清理吗?”牛岛的声音从隔壁传来,看来已经把清扫划给自己那份额的区域完成了。



全文请点: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4889515844911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