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钰钰钰钰钰

黑研&牛及
银高银
暑假再诈尸!

【牛及】风花雪月(及川彻生贺)

总算赶到今天结束之前发出来了>o<,彻彻生日快乐!
此文牛及俩人已交往设定!

排球强豪白鸟泽的超高校级王牌——牛岛若利,如今陷入了极度困惑之中。

课间休息,天童觉好奇的盯着他们的主将把视线死死胶着在班上的一对情侣上。插上饮料吸管,他准备把这人的魂叫回来。
“若利,若利……若利!”
“恩?”总算是收回了视线,回眸的牛岛看见好友以看怪物的眼神瞅自己。“怎么了?”
“没看见你把人家小情侣都盯得不好意思了吗,就放过他们吧若利。”
“是吗?”
瞅着牛岛认真的神色,天童也一时语塞,砸吧砸吧嘴又道:“所以现在是怎样,我们的若利也开始沉迷男女之情了?诶,那也不对啊。”含着吸管,越说越惊奇,“若利你,不是刚和青城的及川过上相亲相爱的生活吗?理当精神生活很充实的啊。”
牛岛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天童认真的,甚至带点紧张的问:“你知道‘风花雪月’要怎么做吗?”
“啊?”

“小牛若你……根本不知道‘风花雪月’为何物吧!”
上周末的约会,及川彻在牛岛的笨拙中爆发,咬牙切齿的扔下这句话便不欢而散。

天童眨眨眼:“你是发热了吗?”说着便要伸手触碰他的额头。
“我没事。”拿开天童的手,牛岛神色不变,语气却似乎带了丝失望,“我还是自己想吧。快上课了,你回去坐好。”

小牛若这个笨蛋!练习中的及川在心中默默怒号。
在球网的另一边想象出一个牛岛若利,强力的发球过去正好砸中他的脸。哼哼,知道及川先生的厉害了吧!让你后来不追上我!不追上我!显然这种想象方式很对他胃口,当即又抓了几个球砸到“牛岛若利”的脸上。
正当及川发泄得痛快的时候,一个熟悉的飞球以一个熟悉的力道造访了他的门面。
“混蛋及川!发球全在界外还在兴奋个什么啊!”
“啊痛痛痛!我这是,这是在做特殊练习啦,小岩别打别打!”
“喂喂,别闹了,天黑了你们不回家吗?”
回到活动部室收拾好东西,岩泉一一路上看着及川隐隐散发着怨气,再想想上周末偶遇到的他,差不多猜到了缘由,“及川,明天是你生日吧?”
“恩?”及川扬着笑脸,“小岩今年要给我什么惊喜吗?呜哇,好感动,小岩终于有一个女孩子喜欢的地方了呢。”
“要我给你一拳吗,混蛋及川!”岩泉努力按下揍人的冲动,继续说,“我是说,牛岛会来见你吗?虽然明天不是假期。”
“吵架了。”及川撇着嘴,“所以不知道。”
果然啊。岩泉看了看及川,因为牛岛的话题沮丧地佝偻着,脸上也没了往常的生气。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在及川的后背甩了一巴掌:“你这表情真是碍眼,赶紧去给我和好,别因为你这破事影响发挥啊。”
“小岩,不要这么暴力嘛。”及川笑嘻嘻的糊弄。
其实牛岛若利这人的性格及川彻是完全清楚的,要那头笨牛做出“风花雪月”的事,及川彻自己都想象不出来那是个怎样的画面。那天的吵架,说到底还是他自己钻牛角尖了,确实是该他去道歉。但是……
“明天是及川先生的生日,才不要去道歉呢!”
及川躺在自家床上,眼神时不时的飘向手机屏幕,即使心里呐喊着“啊啊啊我这个白痴为什么要在自己生日前夕吵架啊牛若那个大笨蛋不会真的不来找我了吧”,但依旧还是嘴硬。
眼看着时针就要到达十二这个数字,及川愈发的心如止水,呆呆地感受零点的降临,正打算关机睡觉,一个准点短信吓蒙了他。
[及川,生日快乐。你把你家门开一下。]
任何惊叹词都表达不出及川现在的心情,手忙脚乱的去开门,那个面无表情的少年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是他心心念念的人。
“及川,生日快乐。”
及川张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牛岛打断。
“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及川眨眨眼,说:“就是想让我看这个?”
夏季的花色纷繁,俩人面前的花园里差不多都有了,养花人似乎深谙插花之道,各种花色拥簇在一起,天边的圆月洒下温和的银光,煞是好看。
牛岛缓缓道:“‘风花雪月’,我的确不太明白,也想了很久。辞典里的解释有五种,一是四时的美景,二是浮华的诗文,三是花言巧语,四是男女情爱,五是放纵浪荡的行为。”
认真过头了啦,还真去查了意思啊,我就是顺口一说啊喂!及川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牛岛。
“我不清楚你说的是哪种意思,姑且先把这里花和月的景色带给你。”牛岛转头看着及川,“至于剩下的,我用我的余生赔给你。”
春之百花,秋之明月,夏之凉风,冬之松雪。所有的美景,我都会用我的余生来陪你看,所以,及川彻,我所追求的卓越的果实,请永远在我的身边扎根吧。
微风乍起,有少年在其中轻笑承诺:“一言为定。”

评论

热度(45)

  1. OwlYG阿钰钰钰钰钰 转载了此文字